• 咨询:13379507993
  • 咨询:13379507993
  • 老照片:东京审判中的日本甲级战犯

    2019-10-21

    1946年,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外观。


    1946年,押送战犯去往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路上,囚车前后都有美国军警守卫。


    1946年,押送甲级战犯去往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途中围观的民众。


    1946年,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正在审判日本战犯。


    1946年,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正在审判日本战犯。


    1946年,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被告席上神态各异的日本战犯。


    1946年,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被告席上的日本甲级战犯。


    1946年,进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甲级战犯东条英机。东条英机1884年12月30日生于日本东京一个军阀家庭。东条英机在其父的熏陶下,从小就在灵魂深处埋下了侵略扩张的军国主义思想。


    东条英机,二战日本法西斯主犯之一,在55条罪名中占有率最高。是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亚洲、侵略中国的头号战争罪犯。在其出任日本陆军大臣和内阁总理期间,发动太平洋战争,日本军队策动攻击美国夏威夷珍珠港,疯狂侵略、践踏亚洲10多个国家和地区,造成数以千万计的生灵涂炭。


    正在候审的甲级战犯东条英机。


    巢鸭监狱里的东条英机。


    美国军医正在检查监狱中的东条英机的康复情况。二战后,东条英机用柯尔特32口径手枪近距离射击胸膛,但是自杀未遂,后在医院康复,然后被捕入狱,开始其战争罪行审讯。从照片中可清晰地看出东条英机胸前的弹孔。


    1946年 东条英机的辩护律师Jack Fichelly。


    1948年,审判前的荒木贞夫。荒木贞夫,日本帝国时代陆军大将,曾多次出任日本陆军大臣,二战甲级战犯。被判处终身监禁,但是于1955年因为健康因素而释放。1966年11月2日,荒木在奈良县十津村进行反共演讲时,因病猝死,终年89岁。


    监狱里日本甲级战犯松井石根,曾任华中派遣军总司令,为南京大屠杀主要负责人之一。1948年11月12日,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其有罪,处以绞刑。松井石根在挣扎了十二分三十秒后死去,为同时行刑的四人中用时最长的一个。1978年,松井石根被移入靖国神社合祀。


    在监狱中抽烟的甲级战犯土肥原贤二。土肥原贤二从1913年起在中国从事间谍活动。1948年11月12日,土肥原贤二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,12月23日在东京巢鸭监狱执行。在执行绞刑时,抽到第一个接受绞刑。1978年10月被靖国神社合祀。并被祀于殉国七士庙。


    1948年,东京法庭被告席上的日本甲级战犯梅津美治郎(第二排左起第四个)。梅津挑起了1937年的“七·七”事变,签署创立第731部队。1948年11月,梅津以战争罪、反和平罪和反人道罪被判处无期徒刑。1949年1月8日,梅津美治郎因患癌症死于东京巢鸭监狱。


    1946年,候审的松冈洋右等战犯。自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就竭力推动日本走上新的战争道路,松冈洋右自始至终参与了日本对中国与亚洲的侵略,并促使日本与德国、意大利结盟。


    1946年,等候接受传讯的松冈洋右。日本战败后,1945年11月,他被宣布为第二批战犯嫌疑而逮捕。1946年5月3日,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开始,松冈洋右因肺结核病情严重而未出庭,6月27日病死,被免于审判。


    候审的平沼骐一郎。1947年11月,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以“共同谋议侵略战争罪”判处他终身监禁。1951年日本政府违反条约规定的原则,怂恿政界和社会右翼势力掀起释放战犯运动,结果将一大批在押的战犯释放,平沼也在其中。1952年8月,被保释出狱的平沼骐一郎病死。


    1946年监狱里的小矶国昭。小矶国昭,日本帝国时代陆军大将,第41届内阁总理大臣,二战甲级战犯,在朝鲜总督任内积极镇压朝鲜抗日运动。


    正在读书的甲级战犯小矶国昭。小矶国昭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为甲级战犯,判处无期徒刑,1950年在狱中病死。1978年10月被靖国神社合祀。


    1948年,审判前的桥本欣五郎。桥本欣五郎曾积极策划与发动“九·一八”和侵略我国东北的战争。1937年12月,曾直接指挥南京大屠杀。1948年11月12日,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他无期徒刑。在东京巢鸭监狱服刑7年后,桥本欣五郎于1955年获假释出狱,两年后病死。


    东条英机和桥本欣五郎在监狱中散步。


    1946年,从囚车上走下来的南次郎。九一八事变时作为陆军大臣对关东军的侵略持支持态度。1934年12月任关东军司令官。1936-1942年任朝鲜总督。1945年3月就任大日本政治会总裁。


    1946年,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等候传讯的南次郎。日本战败后列为甲级战犯,被判处无期徒刑。1954年假释出狱。1955年12月5日去世。


    日本战犯南次郎在监狱里抽烟。


    1946年,日本甲级战犯东乡茂德。1946年4月,东乡被认定为甲级战犯嫌疑人被逮捕。1948年,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他犯有“共同谋议侵略战争罪”,以及对中、美、英、荷的侵略战争罪,判处有期徒刑20年。1950年,东乡在服刑期间病死。


    监狱里的日本甲级战犯岛田繁太郎。在日军入侵上海的一·二八事变中,岛田担任第三舰队参谋长。1940年5月任中国方面舰队司令长官。1948年11月12日,岛田繁太郎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,列为甲级战犯。1955年假释后被赦免。1976年死去,终年92岁。


    1946年,监狱里的武藤章。武藤章参与了绥远德王成立伪“蒙军政府”事件的全部过程。在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中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。1948年11月4日,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定武藤章为甲级战犯,宣判处对其处以绞刑。同年12月23日,武藤章在东京鸭巢监狱被执行绞刑。


    在监狱中下棋的甲级战犯武藤章。武藤章为南京大屠杀的主要责任人之一,1978年10月被靖国神社合祀。


    1946年,监狱里的永野修身。1936年任海军大臣,1937年2-12月任日本联合舰队总司令兼第1舰队司令。1941年4月-1944年2月任海军军令部总长,参与制订并最后批准袭击珍珠港的作战计划。日本投降后被捕,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受审期间病死狱中。


    正在候审的木户幸一。木户幸一在法庭上宣言他为了终结太平洋战争,有处理终战工作。此类发言使同为战犯的武藤章和佐藤贤了大怒。他被判有罪、免于死刑。后判处终身监禁,判决后服刑于东京巢鸭监狱,1955年被释放,1977年4月6日在宫内厅医院逝世、终年87岁。


    1946年,监狱里的重光葵。1943年4月,任日本外务大臣。代表日本政府在“密苏里”舰上签署投降书。作为甲级战犯被东京法庭判处有期徒刑7年,但宣判后不久即减刑,并获释。1951年,任改进党总裁。1954年,任民主党副总裁。 1954年12月,任日本外务大臣。


    日本战犯重光葵在监狱中用餐。


    1946年,等候接受传讯的东条英机与重光葵。


    1946年,从囚车走下来步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大川周明。大川周明成为远东军事法庭甲级战犯中唯一的民间人士。在接受审判期间出现了短时的神志恍惚,举止失常的情况。在法庭受审期间,他不时地裸露身体,喧哗叫嚷,还以手频击坐在前排前首相东条英机的头部。


    1946年 手执佛经等待传唤的大川周明。大法官威廉·韦伯爵士最终决定放弃了对他的起诉,因为由法庭指定的医学专家鉴定他患有精神疾病,但是从审判一开始大川周明就说这法庭是一出闹剧,不值得称其为合法的法庭。因此众多人始终坚信他只是在审判期间装疯,从而达到释放的目的。


    1946年 等候传讯的南次郎(左),接受传讯的大川周明(手执佛经,右一)


    1948年 甲级战犯在巢鸭监狱里进餐。


    服毒自杀身亡的近卫文麿。近卫文麿曾三次出任日本首相,首相任期内,发动全面侵华战争,是《三国轴心协定》的签订人。曾向蒋介石提出向日本投降的苛刻条件,发表臭名昭著的“近卫声明”。1945年日本投降后,在麦克阿瑟传讯逼迫下,畏罪服毒自杀。


    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