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咨询:18992849520
  • 咨询:18992849520
  • 美国《生活》杂志拍摄的北平雪景

    2013-4-19

        今天的长安街在明清之际并未完全贯通,而是被天安门东西两侧的长安左门和长安右门分隔开来。八国联军占领北京时,这条路曾经一度开放,直到1915年朱启钤主持前门地区的改造才拆除围墙成为一条通衢大道,当然长安左、右两门仍然保留在原地。照片中1946年的冬天,石狮子都白了头,长安街上积雪不浅,但仍然人来车往,可见已是一条重要街道。

        周末,北京连续下了几天雪。纷纷扬扬的雪,如鹅毛般飘洒下来,漫天漫地。对于早已习惯暖冬的北京人而言,如此大雪已不多见。您的朋友圈里,现在又被北京的雪景刷屏了吧。大雪覆盖下的北京,似乎少了一分现代都市的浮华,多了一分古都的拙朴。甚至有人感慨,“一下雪北京就变成北平了”。

        郁达夫在《北平的四季》中写道,“北方生活的伟大幽闲,也只有在冬季,使人感受得最澈底。”下雪的早晨,“从厚棉被里张开眼来,一室的清光,会使你的眼睛眩晕。在阳光照耀之下,雪也一粒一粒的放起光来了,蛰伏得很久的小鸟, 在这时候会飞出来觅食振翎,谈天说地,吱吱的叫个不休。数日来的灰暗天空, 愁云一扫,忽然变得澄清见底,翳障全无。”而雪后北平的郊外,无数枯树林、西山隐隐现现的白峰头,和时时吹来的几阵雪样的西北风,实在是深刻,伟大,神秘到了不可以言语来形容。

        鲁迅先生在散文《雪》中对比南方和北方的雪时写道:“暖国的雨,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。”“但是,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,却永远如粉,如沙,他们决不粘连,撒在屋上,地上,枯草上,就是这样。”

        今天,我们就为您找了一组1946年冬,美国《生活》杂志拍摄的北平雪景,带您领略一下真正的故都的雪。

    大雪过后,北平一片银装素裹,空气干冷。站在正阳门城楼上向北远眺紫禁城,灰暗的天空被积雪反射的阳光照亮,本来金碧辉煌的屋顶全都变成白色。曾经神秘的千步廊在进入民国后已经改建为公园,大清门也易名“中华门”,一条在雪中被踩出的黑色道路直通中门。昔日只有皇帝能走的中门,已向所有的民众敞开。

     

    周日,故宫成为京城赏雪的大热门。早上还没开门,门口就排上队了。据统计,一上午故宫博物院接待了3万多游人。在这种情形下,要想拍一张没有人的故宫雪景,那是痴心妄想。然而,这一切在1946年的北平都不是问题。摄影师镜头下大雪中的紫禁城静谧祥和,透过照片似乎能听到雪落的声音。

     

    透过天安门城楼中间的门洞向北看,可见端门。从端门的门洞又可以看到午门的门洞。一门套一门,层层锁“深宫”。然而“深宫”已经不再是神秘的大内禁苑。1924年末代皇帝溥仪出宫,次年故宫博物院成立,任何买了门票的民众都可以去参观。照片中尽管大雪纷飞,但仍没有阻止游人的脚步,地上的积雪已经被踩出一条黑漆漆的路。

     

    清代,作为皇城的入口,天安门南边的区域是由长安左门、长安右门、大清门以及连接这三门的围墙圈起来的“T”形区域,区域内东西两侧围墙下是办公用的千步廊,普通百姓不得入内。1915年朱启钤主持北京城改造,东、西长安街打通,拆除千步廊,这一区域绿化为公园。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南看,长安街上没有车来车往,如今广场的位置遍植树木,雪后更显宁静。

     

    进入北海公园南门,正对着的就是海子里的琼华岛以及永安寺,一座石桥飞架水面之上,连接岛与岸。桥南有坊额“积翠”,桥北有坊额“堆云”,所以这桥又被称为“堆云积翠桥”,过了这桥就是永安寺山门。夏天海子里开满荷花,石桥好像浮在绿叶和粉花之上,而到了冬天,特别是雪后,万物萧条,北平城只剩下黑白灰三色,石桥则涂抹出一番横亘的古意。

     

    在天安门和午门之间是端门,建于明永乐年间,明清两代主要用于存放宫廷仪仗。照片中端门和天安门间的小广场种满了树木,不似现在之空旷。

     

     


    分享按钮